关 键 字: 分类: 搜索范围:  
您现在的位置:资讯中心财经新闻 > 三季度外币贷款规避信货规模管制大幅增加

三季度外币贷款规避信货规模管制大幅增加
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 日期:2009年10月27日 11:26

  本报记者 杜艳 北京报道

  一方面,人民币贷款收紧明显,另一方面,外币贷款增势汹涌——这是在同一种货币政策下,中国信贷市场上演的一出独特的“双簧”。

  商业银行人士称,由于外汇贷款并不纳入人民币信贷规模管制,这成为不少银行人民币贷款规模之外,满足部分客户融资需求的新途径。另外,随着人民币升值预期的不断走高以及美元贷款的低利率,通过境内外市场即期与远期之间的腾挪,企业套利空间浮现并呈放大之势。

  从年初的负增、到年中的反弹、再到三季度的快速平稳增长,外币贷款在短短9个月里,一路向前,高歌猛进,演绎了一条与人民币贷款截然不同的上行线。单月新增已经从1月份的-85亿美元,跃增至9月的177亿美元,外币贷存比更攀上169%的高峰。

  这种强劲的增长,不仅对央行的货币信贷调控带来了新的难度,也对境内市场的外汇流动性带来了新的压力。

  猛增的曲线

  央行数据显示,外汇贷款年中以来上升趋势分外明显,在各银行人民币贷款相继收紧的情况下,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

  1-9月,中国金融机构单月新增外汇贷款分别为:-85亿美元、-42亿美元、43亿美元、70亿美元、124亿美元、372亿美元、110亿美元、192亿美元、177亿美元。

  上述数据表明,5月开始,外汇贷款增势明显,此后在6月份创下峰值,进入三季度呈现高位稳步增长态势。

  从同比数据来看,外汇贷款自去年年中进入跌势以来,这一势头在今年一季度达到谷底,此后开始逐步反弹。

  央行数据显示,今年3月中国金融机构外汇各项贷款余额2352亿美元,同比增长-11.69%。而进入9月,各项外汇贷款余额已经达到3433亿美元,同比增长28.34%。

  某大型银行人士告诉记者:“外汇贷款三季度以来的确增长明显。”1-9月,该行新增外汇贷款已经达到近400亿美元,约相当于2700亿元人民币,几占该行当年新增人民币贷款的1/3。

  这并非一家现象。

  上海某股份制银行贸易金融部人士亦称,外汇贷款从年中开始有了明显增长。他说:“压力最大的是6月份,那时候各项指标完成都不太好,从三季度开始,轻松点了。”

  深圳某银行公司业务部人士也告诉记者,现在企业外汇贷款需求强烈,提款申请明显增多。

  规避人民币贷款管制

  在各银行纷纷加强人民币信贷规模管控的情况下,外汇贷款却一枝独秀,显然事出有因。

  一位商业银行人士认为,五大原因促成了外汇贷款的增长,分别是:外汇贷款不受人民币信贷规模限制、人民币升值预期、外汇贷款低利率、进出口形势好转、企业外汇套利空间呈现。

  进入7月份,随着上半年新增人民币贷款7.37万亿元数字的出炉,三季度以来信贷市场暗中收紧。这一方面与商业银行自身信贷结构调整和资本约束有关,另一方面与货币政策当局的“指导意见”不无关系。

  上海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告诉记者,三季度开始银监会、审计署等相关部门纷纷加强信贷投向审计,尤其以政府融资平台为主。在此情况下,商业银行为避免“撞上枪口”,纷纷收紧信贷,企业明显感到资金面收紧。但外汇贷款由于不受人民币信贷规模限制,亦不在信贷检查之列,导致一部分原来使用人民币贷款的外贸型企业开始转向外汇贷款。

  进入8、9月,人民币信贷收缩之势更加明显。商业银行在人民币贷款规模受限的情况下,开始通过“权宜之计”维护客户关系。这包括资产置换腾挪人民币贷款规模,以及不受信贷规模约束的外汇贷款。

  深圳某国有银行公司业务部负责人告诉记者:“外汇规模不受控制,能维护客户,下面分支行都乐意做。这是因为,我们有各项考核的压力,外币存款、国际业务结算量等都仰赖外汇贷款附带完成。”

  此情况下,一部分无法以人民币贷款满足的外贸型客户,在外币贷款方面找到了新的融资空间。

  目前,外汇贷款除了受到存贷比的限制外,主要受到银行外汇头寸的限制,而不受人民币信贷增长头寸的限制。据央行数据,截至9月,中国金融机构外汇各项贷款余额3433亿美元,各项外汇存款余额2032亿美元,贷存比高达169%。

  企业隐秘套利通道

  导致外汇贷款猛增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——人民币升值预期,及由此呈现的丰厚套利空间。

  去年四季度开始,境外市场人民币开始出现贬值预期,但很快,随着中国各项宏观数据的好转,逐步被修正,直至5月起人民币由贬转升,NDF市场重拾升势。

  中国银行(4.08,-0.06,-1.45%)全球金融市场部研究员石磊说,近来人民币升值预期进一步升温。10月26日,境内人民币兑美元1年期远期报价已达6.7554,而NDF报价则高达6.63左右,3年期NDF市场报价达6.08,相当于未来3年升值约10%。

  美元相对弱势的情况下,即期借入美元,远期以人民币购汇偿还美元变成了一本万利的生意,企业套利空间浮现。

  目前,企业的美元贷款利率基本上是在LIBOR基础上加点生成。由于外币贷款利率不存在管制,各银行根据不同的客户评级、不同的贷款期限,给予的加点相差巨大,从70BP到200BP不等。以6个月期LIBOR计算,6个月期美元贷款利率大约为0.67%-0.8%,远低于同期限人民币4.86%的贷款利率。

  若加上人民币升值预期因素,企业不仅可以完全靠汇率来覆盖外币贷款成本,还可以取得不错的套利收入。

  石磊说,如果企业在境内即期借入美元,而同时在境外NDF市场远期买入等额美元,汇率升值受益扣减境内美元贷款利率后,企业不仅可以完全补平贷款利息,而且可获得2%左右的年收益。

  这成为不少企业对外币贷款趋之若鹜的重要原因,亦无意中填补了银行人民币贷款规模限制之痛。商业银行人士称,不少有进出口业务的客户都通过在香港注册分公司,然后取得NDF交易资格来达到境内外的套利。

  为了多补充银行的外汇头寸,以应对外汇贷款的需求上升,商业银行开始加紧外币吸储。

  央行压力

  外汇贷款的汹涌,正在外汇市场上生成新的波澜,尽管其不能用于结汇在境内支付,进而对我国的基础货币造成很大影响,但依然挑战了央行的货币信贷调控。

  而且,外币贷款不能结汇及用于境内支付的规定,并非全然杜绝了“结汇后回流市场”的可能,企业曲径通幽将外汇贷款结汇后的“二次反流”亦可能继续挑战信贷政策。

  同时,外币贷存比的高企,亦让市场流动性呈现隐忧。

  多家商业银行外汇交易人士均反映,“银行间市场外币头寸趋紧、各银行头寸都很紧。”

  紧的原因,一方面与外汇需求强劲有关,另一方面亦与外汇供给减少相关。

  “结汇很多,大家都不愿意持有美元。”商业银行外汇交易人士告诉记者。这导致在全球市场美元毫无升息的情况下,中国各大银行纷纷调整美元存款利率,以求“美金”入囊。

  而另一方面,在机构大量结汇的情况下,由于商业银行依然实行外汇综合头寸管理,必须将头寸上限之外的美元卖给央行,导致央行外汇占款迅速增长。

  金融机构人民币信贷收支表显示,9月份外汇占款增加4067.69亿元,创造了前9个月的最高纪录。而今年前8个月的数据基本都维持在1000亿元-2000亿元左右。其中,7月和5月最多,分别为2204.56亿元和2425.65亿元,除此之外,均在2000亿元之下。

  外汇占款多增的背后,将直接表现为基础货币投放的增多。这将进一步挑战业已超出调控目标的货币供应量调控。

所属类别: 财经新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